2002年中國廣東首發現SARS首例,自此爆發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傳染病的流行,而其高傳染率與致死率更引發全球恐慌。疫情造成包括醫務人員在內的774個病人死亡。2003年2月於台灣發現首例,並於2003年4月24日台北和平醫院因爆發院內感染而封院。

各項觀察分析報告均明確指出:儘管各項管制措施已全面實施,但未能即時確診的個案仍然成為院內感染並散佈至其他醫療機構和社區之重大防疫破口。這些群聚個案將造成相當高的致病率與致死率,甚至導致醫療機構封院,更甚者造成整個城市、國家與國際間或大或小交流的阻絕。

由SARS及COVID-19的確診案例,可歸納在醫療機構內的暴露與接觸加速了疾病的傳播速度,此對醫療資源與能量造成極大威脅,更直接衝擊維繫全民健康的首要防線。

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於2013年7月所出版之「SARS 10年生聚與教訓」乙書,對於國內傳染病防治體系變革及未來方向提出建言與期許。時任之中華經濟院第一研究所所長張榮豐及台大醫院張上淳院長等專家皆表示架構健全的防疫體系、結合一流指揮中心與防疫人才、落實應變操演實為防疫關鍵。

如下,筆者以參與資拓宏宇公司承作之醫療相關專案之接觸與了解,並借引「SARS 10年 生聚與教訓」所述相關內容,表述對於科技防疫之發想與淺見。

全面整備,建構防疫資訊網絡

面對未來可能不斷推陳出新且其傳染率、死亡率可能更為提昇、致將造成全民健康重大威脅的新興疾病,建構迅速有效的資訊掌握與通報機制,已是刻不容緩的議題。機動化、資訊化、專業化、全民化及國際化,為防疫整備建置必須秉持的五大理念;而大數據、新科技與主動檢疫更是台灣於COVID-19之防疫第一階段化險為夷的關鍵。現下,或可挾台灣迄今尚具信心並具有相對完備之防疫組織、能量的此刻,著手檢討與構思尚不足面向之補強,為未來更嚴峻的挑戰做「足」準備。

本次政府在疫情啟始之初,便迅速動員各機關投入防疫,期待將各機關掌管之資料立即彙整,並從中可以迅速取得民眾資料進行追蹤或是再追蹤、提醒醫療單位民眾旅遊史、入境健康聲明書資料彙整、居家檢疫與隔離民眾之追蹤管理、分析疫情趨勢發展、精準防疫決策…等等。然因各機關所管理之業務有相當差異,對於各資料之定義、篩選、傳輸、整併、呈現等工作,其實執行起來均有其困難度,特別在極短暫時間內就必須將資料分析結果產出,對於資訊系統之開發、功能驗測以及壓力測試,都更加重參與人員之身心壓力。

國內每年夏天所常碰到的颱風或是豪大雨之侵襲,中央與地方政府防災應變之處置有相當之經驗,更重要的是,也因為長年且每年多次之防災一級與二級開設,其等同於構築了豐富的演練實務經驗,其相關之防災資訊平台與系統必然鏈結性極高且具完整性;然疫情卻並非如此頻繁的發生,防疫經驗與對應演練便相對的較為缺乏。所以因應不時之需之防疫資訊網絡建置實為重要,其應納含但不限於如下各項配套:

(一)完善的數據資料串聯,即時訊息公布

防疫須動員單位繁多,包含:為防疫成立之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中央健康保險署、國民健康署、內政部移民署、外交部領事事務局、各縣市地方政府之衛政、社政機關乃至村里辦公室、甚至持續廣佈中的長照關懷據點、醫療機構、相關醫材製造商、藥局等。為能超前部署、完整統合重要資訊、有效防堵疫情,建置前述各單位之資料串連機制及與各單位及全民之溝通平台,尤為關鍵!

(二)制定資料傳輸標準與規範

制定前述單位、機關間之資料介接標準與相關規範,作為各單位溝通之共通語言。介接內容應含括來源端與目的端之身分識別、介接之資料項目、資料格式、介接時機、介接頻率、資料發送與接收端之狀況回饋、相對應之處理與聯繫窗口資訊等。

(三)系統效能升級

防疫機制一旦啟動,各系統或整合平台必須能滿足在極短時間內接收並處理來自多方的大量資料之運算要求。各單位相關資訊系統之軟硬體配置與主機規格是否足以負荷並能完善各項任務,同時仍能保持良好效能與穩定運作品質,亦為各單位必須正視並著手強化的重要議題。

(四)整合目標與網絡

以本次疫情COVID-19為例,防疫資訊之整合目標為:掌握全體國人入出境資料(旅遊史)與國人健康資訊、即時同步疑似或確診病例及各國旅遊風險等級,並可儘速向民眾發佈中央防疫政策,以避免資訊落差或誤解,並能有效調度與管控防疫物資、追蹤必須居家隔離民眾之狀況等。

所整合之資訊網絡應包含:疾病監測與通報、防疫檢驗網、邊境檢疫網、防疫物資整備、訊息溝通平台等。透明公開並即時的資訊,實為防堵疫情破口與擴散之重要關鍵,而訊息佈達範圍應落實涵蓋前述所有網絡(如圖1)。

(五)定期檢測與會議

相關機制必須定期檢測各系統資料是否落實串接與同步,也就是必須定期演練,同時,並透過會議聚集相關單位溝通防疫平台之異常問題或就相關改善與優化意見進行交流討論,俾確保相關規範確實持續進行,並適時精進調校。

臺灣於COVID-19的防疫作為與成效備受國際肯定,而提前採取防疫措施、全民自主防疫意識,被視為本次防疫奏效的關鍵因素。因此,及早監測並精準掌握疫情,進行前瞻部署,為降低疫情對於社會、國家衝擊的重要關鍵。

全球大多數醫療服務均以醫師與病患面對面的問診與實施診療行為來進行,而COVID-19的出現對於這樣的醫療服務方式有了重大的挑戰,現有的醫院和政府機關瞭解通過遠距醫療提供看診、諮詢、健康管理甚至護理的簡便性及其好處。

遠距醫療於疫病流行下將扮演診療的重要輔助管道

衛福部於2018年5月11日所發布之「通訊診察治療辦法」,從原本的偏遠地區適用範圍,放寬至遠距醫療之照護對象與模式,包括急性住院病患3個月內的追蹤、機構住宿式長照住民且領有醫療院所慢性處方簽、家庭醫師整合照護相關、遠距和居家照護收案對象、擬接受或已接受本國醫療機構治療的非本國籍且未參加全民健保的境外病患等,都可以利用遠距醫療的服務,接受醫師診斷。根據Global Market Insights 於2019年對於遠距醫療的市場預測,其2019~2025年複合成長率將達 19.2%。

臺灣因為就醫之可近性,民眾獲得醫療服務之便利性極高,在現況下,遠距醫療大幅度應用之機率可能不是太高,但應用在疫情等特殊情境下,則仍可以有其效果。如何應用並結合突飛猛進的科技技術,如5G傳輸、定位及影像辨識、行動應用技術、人工智慧科學等,以突破傳統就醫時間與空間的限制,乃為成就遠距醫療為民眾另一個就醫選擇的未來願景。以下就臺灣的遠距醫療服務流(圖2)及發展遠距醫療適用情境(圖3)列舉相關配套作法,尚祈相關專業共同構思與擘劃:

1. 遠距醫療服務流

(一)身分識別證件:醫事人員卡、健保卡。

(二)身分識別機制:透過臉部辨識識別,或是透過拍照醫事人員卡、拍照健保卡,並加上OCR識別機制識別卡片顯性資訊,再傳送至後台進行卡片有效性與身分驗證。

(三)看診平台:透過視訊平台進行,如VSee群組影像通話與螢幕共享軟體(或提供一次性遠距醫療視訊網址)。參圖2示意(取自台北榮總)

(四)初階段服務對象:居家檢疫隔離者、慢性病患者、身障者、高齡長者、幼童。

(五)藥品物流配送:與社區藥局、超商合作,規劃舖貨、取貨、身分辨識、藥品清點確認、收款等配套服務。

(六)藥品預約與領取:透過手機APP,提供民眾隨時隨地操作手機,進行醫療掛號、預約領藥。可自行至就近藥局或便利商店快速領藥,避免醫院往返與院內感染、病毒傳播的風險。

(七)服務平台:醫院網站、手機專用APP服務。

2.臺灣遠距醫療服務的導入

臺灣要發展遠距醫療,其可以適用之場景按照應用場域以及參與者區分,至少有以下三種模式:

(一)院內住院照護

提供醫師可於院外透過遠距醫療機制,對住院病患進行遠端看診服務。此項服務必須讓醫師不僅可以與住院病患或是現場醫護人員視訊對話,亦必須讓醫師可以遠端檢視並操作甚至登錄醫院資訊系統(Hospital Information System, HIS)。

(二)體系協作,醫院與其照護機構:

供在醫院內之醫師可以對於在遠端的照護機構住民進行遠距看診服務。此項服務必須讓整個看診行為如於院內進行相同,亦即除了視訊看診等基本機制之外,仍必須滿足目前臺灣以健保卡就醫認證之要求。而由於醫師於院內看診,所以所操作的即是院內之 HIS系統。

(三)偏鄉照護

提供在醫院內之醫師可以對於在遠端偏鄉衛生所的民眾進行遠距看診服務。於遠端偏鄉的民眾可以自行與院內醫師進行看診互動,亦在需要遠端衛生所現場醫護人員協助診療檢查的情形下,由兩端醫師與醫護人員直接進行醫療專業意見之交換。

總結

對於中央主管機關來說,經歷此次疫情,風險意識及預防科技的概念也將更為提高。奠基於完備、暢通的防疫資訊網絡之下,再細以醫療服務能量的角度來檢視,COVID-19其實是對整個醫療服務產業進行了壓力測試,意即當疫情發生時,醫院常規程序之重要性會被降低,用以集中力量處理更嚴重病例、或是大量的病患。很明顯的,醫療院所實為防疫之重要防線。如何嚴密管控醫療院所疫情、俾確保醫療院所之醫護能量,並避免醫護與民眾受院內感染的威脅,遠距醫療或將是面臨多變新興傳染疾病的此刻與未來,更為安全、合宜的新型態的醫療服務。台大醫院兒童感染科主任黃立民醫師曾於接受國內媒體訪問時表示:要擋下疫情,就一定要守住醫院的院內感控,徹底落實執行感控,保護病人、也是第一線醫護人員的自我防護。未來面對重大傳染疫病時,切換醫師看診為遠距醫療為必要之輔助。

資拓宏宇 醫療照護事業部 李秋澤副總經理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