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iThome

企業在提出許多軟體授權不合理問題的同時,是否曾經想過自己的應對之道?還是只是抱怨完就結束了?長年推動自由軟體的朝陽科技大學資訊管理系副教授洪朝貴表示,如果只是單純抱怨而已,那麼可能10年後大家還在談類似的問題。

洪朝貴認為,隨著這些不合理的問題一一浮現,企業現在必須要覺醒了,企業必須要深刻體認一件事,那就是等著靠政府出面,或是靠軟體廠商大發慈悲,這些希望都非常渺茫。企業唯有靠自己覺醒,開始去尋找其他替代方案的可能性,表達出自己對於軟體授權不合理的一種反抗態度,才有可能改變現在的情勢。洪朝貴說:「這不是要企業在一夕之間把所有的系統都換掉,而是企業必須要體認到,找尋和評估替代方案的重要性。沒有什麼系統是非哪一家廠商不可,只要企業一小步、一小步開始去做,去真正評估其他替代方案的可能性,就算沒有真正換掉系統,這就已經會形成一種態度,而當大家都有這樣的想法,自然也就能擁有更多的籌碼與廠商談判。」

他以鴉片來比喻,企業和軟體廠商簽署的合約中,很多不合理的條款,其實就像是科技鴉片一樣,「戒毒痛不痛苦?痛苦啊。但是你要不要戒?」洪朝貴說。他更進一步指出,對於企業來說,等待政府出面做一些什麼事情,扮演公道主的角色,那也必須是政府比軟體廠商還要更為強勢才有可能,但是在臺灣,政府卻不見得有這樣的魄力。另一方面,他也認為,對軟體廠商也不需要有太大的期待。如果企業的心態只是希望透過提出抱怨,讓軟體廠商以後轉而輕輕地牽著你的鼻環,讓你不那麼痛,那麼你永遠都會被他們的科技鴉片給綁住。

因此,企業必須要自我覺醒,資訊人員應該要認真的去評估各種替代方案的可能性,消費者之所以在其他的領域不會需要與廠商簽下不平等條約,就是因為消費者們有其他的選擇。而在軟體的領域,企業也必須開始營造這樣的觀念,找尋其他替代方案的可行性。只要認真的去評估替代方案,並且開始規畫實際的做法,這就會對這些獨占市場的軟體廠商們形成一種壓力,無形中也讓自己的談判籌碼更為增加。舉例來說,採用開放的OpenOffice,可能就是文書處理軟體的一種替代方案,只有每間企業都真正認真去評估使用這些替代方案的可能性,才可能形成一股壓力,促使這些訂下不平等條約的軟體廠商們開始改變。

戒除科技鴉片,也有賴資訊人員的覺醒。資訊人員必須站在企業這一邊,不能因為使用名牌比較省事,就不去評估替代方案或是長遠的成本開支。由於企業的經營者往往對於資訊科技不甚了解,對於資訊人員來說,把服用科技鴉片之後的長遠成本評估給老闆聽,也是工作上必須要盡到的義務。

總而言之,洪朝貴認為,企業如果決定要戒除科技鴉片,就應該從現在開始覺醒,一小步、一小步的開始評估與尋找各個系統或軟體的替代方案,並且考慮使用自由軟體的可能性,與可能會遭遇到的困難。這不是要企業全部都不用商業軟體,而是要企業體認到,不可能有一個系統是完全沒有任何替代方案的,就算替代方案再難用,轉換過去的可能性有多低,只有多數人都覺醒,開始重視找尋替代方案這件事情,才可能戒除科技鴉片,並且以壓力促使這些訂立不平等條約的廠商們開始改變。

 

朝陽科技大學資訊管理系副教授洪朝貴認為,企業只有覺醒,開始認真評估替代方案,才有可能擁有更多籌碼與廠商談判,戒除科技鴉片。(圖片提供/洪朝貴)

 

【相關報導請參考「廠商狂追授權,企業群起控訴:iThome 2009軟體授權爭議企業意見調查」】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