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iThome

根據iThome 2011年CIO大調查結果,臺灣導入虛擬化企業高達6成採用了VMware虛擬化平臺,我們也詢問多家企業對VMware新授權方式的看法,不少企業還不清楚新版授權的差異和影響,有的企業因虛擬化應用特性影響,例如虛擬機器規格需求較低,不受版本升級的影響,但也有企業已經開始規畫替代方案,打算採用其他廠牌的虛擬化平臺。

雖然現況還不至於提高授權成本,但隨著虛擬化應用加深,企業用戶不僅以虛擬化技術來整併伺服器,還重視高可用性與快速部署的效益,開始將關鍵業務的應用系統移植到虛擬化平臺,更加需要超大容量的記憶體,未來若改以vRAM計算授權,即使購買最頂級的vSphere Enterprise Plus版本,單套授權也不能允許超過96GB上限,不免讓企業擔憂,未來關鍵應用系統的虛擬化成本可能會提高。

台哥大將擴大採用Hyper-V與KVM,降低VMware新授權影響

最顯著的例子發生在臺灣電信三雄之一的台灣大哥大(台哥大)。台哥大上線的應用程式多達6、7百套,自從2009年開始導入虛擬化,現有虛擬機器的數量已多達3、4百臺,測試開發、網頁及多數業務營運的系統都已轉移到虛擬化平臺。最近,台哥大正打算將更多關鍵業務的應用系統虛擬化,如帳務、客戶管理等資料庫系統,這些系統因為使用負載重,需要的記憶體用量也很大,光是一套系統的記憶體容量就需要高達16GB至32GB。

VMware對虛擬機器所用記憶體的授權限制,令台哥大擔憂,未來升級為新版vSphere 5,這些系統很容易超過vRAM授權容量上限,需要支付更多的授權費。

台灣大哥大系統規劃暨維運處處長王衛道說:「VMware新的授權方式抬高虛擬化的成本,將客戶群限縮於那些願意花錢的企業,卻排除了重視成本或運算環境變動較大的企業,不利於企業將來擴大虛擬化的應用規模。」

幸好台哥大原本就同時使用了3家不同廠牌的虛擬化平臺,包括了VMware、Red Hat KVM與微軟Hyper-V,雖然三套虛擬化軟體各自有不同的管理介面,但台哥大自建視覺化的監控平臺,統一控管應用系統的運作狀況。王衛道表示,同時導入3家廠牌,才不會被單一廠商綁死,現在面臨VMware新的授權限制,未來台哥大將新的應用系統虛擬化時,會優先移植到Hyper-V與KVM其他兩家廠牌,以降低整體的建置成本。

雖然企業都知道併用多廠牌,可不受單一廠商限制,但不少中大型企業為了能確保系統的穩定度,仍不敢輕易地信賴市占率僅1至2成的虛擬化廠牌。

不過,王衛道表示,台哥大的應用系統移植到VMware與KVM兩套平臺的比例最高,並沒有任何一套應用系統非要選擇VMware不可,對台哥大的應用環境而言,這3種虛擬化廠牌的穩定度與功能差距不大,主要差異在於功能完整度所導致的使用方便性。舉例來說,VMware用1個功能可以達到的效果,若改用Red Hat KVM則需要同時並用2至3個功能,才能達到相同效果,但王衛道認為,VMware平臺沒有其他廠牌不能取代的功能。

王衛道表示,從過往的經驗可得知,市占過高的軟體廠商容易擅自更改授權方式,以調漲授權費用,當企業選擇大廠牌,就要防範這樣的風險,多考量其他的選擇,但是建置多廠牌(Multivendor)應用環境,卻也要考量跨廠牌互通與管理的挑戰,所以,台哥大才決定自建管理平臺,來掌握技術的自主權。

台中銀行將延緩升級時程,低階應用優先移轉他牌

不只台哥大,連單純採用VMware的企業也考慮移轉到其他廠牌的虛擬化陣營。台中銀行雖然還不會受到新授權方式的衝擊,卻不滿升級為新版本後,彈性擴充伺服器記憶體的權利將受到限制,開始評估將部分的低階應用系統,如開發與測試環境,移轉到較低價的虛擬化平臺,如微軟Hyper-V或Citrix XenServer。

台中銀行資訊部副理許俊銘表示,透過虛擬化軟體來執行應用系統,對記憶體的使用需求本來就高於直接使用處理器執行的情況,舊版本不會限制記憶體,企業可藉由記憶體的擴充,以單臺伺服器開設更多的VM,以避免授權費用的增加。新版對記憶體的授權限制,降低了企業導入虛擬化後,在彈性擴充和節省IT支出的效益,迫使台中銀行決定延宕升級新版的時程,甚至考慮將部分應用系統移轉至其他廠牌。

至於那些還放在VMware平臺上的應用系統,台中銀行預計要規畫記憶體控管政策,以更有效地利用記憶體。許俊銘表示,先前台中銀行將信用卡系統導入虛擬化環境時,使用單位要求執行環境要有8GB的記憶體,但該系統實際上線後,平時只用到2GB的記憶體,白白耗費了6GB的記憶體。「未來改為新的授權方式後,IT部門必須精算每套應用程式實際運作的記憶體用量,若有記憶體擴充的需要,再逐次遞增提供,不會任憑使用單位予取予求。」他說。

新用戶打算導入舊版本,避開新授權限制

除了既有用戶之外,剛打算要採用VMware的企業也因為新授權方式而裹足不前,像是鎰福電子公司原先採用Hyper-V,最近正評估導入VMware虛擬化平臺,卻得知最新版本增加vRAM授權限制。鎰福電子公司資訊部經理江明蓁認為,VMware新授權方式限制企業以擴充記憶體的方式,擴大虛擬化的應用規模,會增加企業的導入成本,為了避開新的授權方式,鎰福電子公司將來若採用VMware,會優先選擇舊版的vSphere 4.1,以維持舊的授權方式。

由此可見,新授權在vSphere 5與舊版本之間樹立一道屏障,不僅阻卻既有用戶升級為新版,即便是正打算導入的新用戶也不甘願受vRAM授權容量的限制。這道屏障不僅阻礙企業將來擴大私有雲規模,對公有雲服務供應商何嘗不是阻撓。專門提供跨國公司公有雲租用服務的中華電信國際分公司表示,新的授權方式將會影響公有雲服務的計價方式,現在中華電信提供跨國企業的公有雲服務,是以處理器為計算單位,同時也限制固定的記憶體容量,未來計價方式不排除納入vRAM容量。

新版本揭示虛擬化效益轉變,從硬體整併走向高可用性

在眾多企業用戶的聲浪當中,也有部份的用戶不排斥改為vRAM的授權計算方式。元大證券資訊部副理游庭昆表示,現在處理器的核心數不斷上升,今年已經出現10核心的處理器,VMware去除核心數的限制可讓企業利用更多核心的處理器,對將來元大要擴充硬體規格有一定的幫助。

還有用戶贊成VMware的說法,認為改以vRAM計算授權符合雲端運算的計費模式。國立交通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技術發展組顧問劉大川說:「VMware新版本變貴一定有它的道理。」新版改以vRAM計算授權,可將虛擬化的效益從伺服器整併,轉變為快速部署與高可用性(HA)。

許多企業透過虛擬化,將多臺實體伺服器整併到同一臺伺服器上,但劉大川認為,將來企業導入虛擬化最大的效益不在於整併伺服器,來節省空間、成本和維運人力,而是透過快速部署與高可用性(HA)的功能,來因應變動頻繁的運算環境。例如,交通大學的選課系統在整學期當中只上線一次,需要快速部署大量的VM來支援系統運作,此時虛擬化就會派上用場。

從這次vSphere 5增強的功能規格來看,一個VM可支撐的記憶體從原先256GB提高為1TB,令人設想,如果光是一個VM就占據了1TB的記憶體容量,所需的運算資源相當於整臺高密度伺服器,何不乾脆將這套應用系統放在獨立的伺服器裡,還能節省一大筆虛擬化的授權費用,但未來企業不單是為了整併低耗處理器的應用系統,更是為了讓關鍵應用系統達到快速部署與高可用性的效益,才會進行虛擬化。

未來如此巨大的VM可能還要橫跨多臺實體伺服器,屆時若採用舊的授權方式,限制單筆授權的核心數,以及實體伺服器的記憶體,更難以計算授權,所以VMware改以VM記憶體池的方式來計算授權,讓企業能建立橫跨多臺實體伺服器的巨型VM。義大醫院資訊處副處長莊博昭也說:「新授權在vRAM資源池的設計,看來可以在VM之間的記憶體動態分配上,有更好的改善,這一點倒是值得期待的。」

劉大川從vSphere 5新功能來觀察新的授權方式,說明了vSphere 5與舊版之間的屏障來自於虛擬化應用的轉變。他認為,VMware此舉,反而是衝擊到為整併伺服器而導入虛擬化的用戶,因為一味在單臺實體伺服器上建置大量虛擬機器,不見得比直接使用實體伺服器更便宜,反而要適量運用才行。

即便如此,企業的各種關鍵應用系統如資料庫、ERP、帳務系統等,免不了需要超大容量的記憶體,如果說VMware新的授權方式訴求雲端運算的計費模式,又要滿足用戶彈性擴充記憶體的需求,以關鍵應用系統的記憶體容量為授權標準較為合理,若單套授權的vRAM受限於32GB至96GB,反倒成為雲端運算發展的絆腳石,迫使企業轉向其他虛擬化陣營。

 

臺灣企業因應VMware新授權的作法

台哥大:未來新的應用系統會優先移植到微軟Hyper-V與Red Hat KVM虛擬化平臺,再以自建的管理平臺統一進行控管。

台中銀行:精算每套應用程式實際運作的記憶體用量,若有記憶體擴充需要,再逐次遞增提供,不會任憑使用單位予取予求。

鎰福電子公司:未來若導入VMware,會優先採用vSphere 4.1,以避開記憶體授權限制。

中華電信:新的授權方式可能增加公有雲服務成本,使服務價格調高,甚至會改變公有雲的計價模式。

元大證券:限定研發和測試的時程,關閉未使用的虛擬機器,以免無謂占用記憶體。

義大醫院:以vRAM資源池來規畫授權,可深入控管VM記憶體用量的調配。

凌通科技:只有高負載的關鍵應用程式,以及非Windows Server作業系統的應用程式,才會移植到VMware平臺,其餘會優先移植到Hyper-V平臺。

 


相關報導請參考「企業不滿VMware新授權,虛擬化版圖鬆動」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