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Twitter創辦人Jack Dorsey及特斯拉創辦人Elon Musk之後,近日再度出現了另一名懷疑Web3的科技人,他是個密碼學家,也是加密傳訊程式Signal的創辦人Moxie Marlinspike,Marlinspike自行打造了兩款dApp來測試Web3,發現應該將任何事物去中心化的Web3,實際上仍需仰賴中心化的平臺,也許只是個比Web2還缺乏隱私的協定。

Marlinspike未曾對外透露過自己的生日,外界僅知他出生於1980年代早期,他在2010年共同創辦了企業行動安全公司 Whisper Systems,並推出端對端加密的兩個傳訊程式,在Twitter於2011年收購Whisper Systems之後,他成為Twitter的資安負責人,之後在2014年創辦了端對端加密傳訊程式Signal,所開發的Signal協定成為Signal、WhatsApp、Facebook Messenger與Skype所使用的端對端加密協定。

身為密碼學專家,Marlinspike說自己並沒有特別喜歡加密貨幣,雖然不至於要加密貨幣「滾出自家的草皮」,但對加密貨幣的興趣頂多止於相關的迷因,更遑論近日興起的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NFT),儘管他尚未成為Web3的信徒,卻決定展開探索,目的是為了看看自己錯過了什麼。

Marlinspike認為現階段Web3的定義仍是模糊的,一般的理論是Web1是去中心化的,Web2是把所有事物都變成中心化的平臺,而Web3則是再度把所有的事物去中心化,因此,Web3理應帶來的是去中心化且更為豐富的Web2。

不過,Marlinspike發現,標榜去中心化的Web3依舊仰賴中心化的平臺。

Web2興起的原因很簡單,一是人們永遠不會想經營自己的伺服器,所以才會有中心化的平臺現身,二是協定的建立速度通常遠遠落後於平臺的建立,例如已發展超過30年的電子郵件協定仍未加密,但WhatsApp在一年內就從未加密發展至端對端加密。Marlinspike指出,假設某個事物是真正的去中心化,它將會非常難以改變,這對技術帶來了問題,因為該生態體系的其它部份都在快速變遷,唯獨技術無法,於是將這些協定中心化,並快速迭代成為Web2的解方。

為了進一步了解去中心化的Web3,Marlinspike打造了Autonomous Art與First Derivative兩款分散式程式(dApp),這兩個程式仍是透過一般的網站與使用者互動,而其分散式指的是它的狀態及更新權限位於區塊鏈上、而非中心化的資料庫。

其中,Autonomous Art讓每個人都能夠藉由變更同一幅圖來鑄造NFT代幣,由於這是一個協作的NFT作品,先前的每個貢獻者都能取得分潤,鑄造的成本也會愈來愈高,上線3天就吸引了逾600名貢獻者,創作費用已超過465個以太幣(146萬美元)。至於First Derivative則是一個用來尋找及蒐集NFT衍生品的工具。

Marlinspike表示,對於加密貨幣的世界他一向有個疑惑,亦即缺乏對客戶端/伺服器端介面的關注,人們所討論的區塊鏈網路圖全都圍繞著伺服器之間的信任模式,並無納入行動設備或瀏覽器,於是現在只能透過一個於伺服器上運作的某個節點與區塊鏈互動。

由於人們並不想自己運作伺服器,新興的企業應運而生,它們銷售可存取以太坊(Ethereum)節點的API服務,而且這些服務是建置在以太坊預設的各種API上,目前幾乎所有的dApp都是透過 Infura或Alchemy 服務與區塊鏈互動,然而,這些客戶端的API並未使用任何方式來驗證區塊鏈狀態或回應的真實性,這令Marlinspike感到訝異。

一般而言,NFT並未把資料存放於區塊鏈上,因為這樣的成本太高,這些NFTs通常只是含有一個指向資料的URL,而且相關的標準並未要求存放在URL上的資料必須雜湊。

Marlinspike指出,這意味著只要能夠存取該機器、在未來買下該網域名稱,或者是駭進該機器,任何人都得以變更NFT的圖像、名稱或描述,因為NFT並沒有任何一個可確認該圖像內容,或是讓人們可用來證實那是否為正確圖像的規格。

為了驗證自己的看法,Marlinspike打造了一個得以根據用戶IP或User Agent而呈現不同圖像的NFT,它在OpenSea上是一個樣子,在Rarible上又是另一個樣子,不過,當使用者買了它,再於加密貨幣錢包中檢視它時,它永遠呈現一個大型的「大便圖示」,由於這是NFT規格的建置方式,因此不只是Marlinspike所設計的NFT,有許多高價的NFT在錢包中顯示時也只會出現大便圖示。

圖片來源/Moxie Marlinspike

有趣的是,OpenSea幾天後在毫無預先警告的狀態下,就移除了Marlinspike所上傳的NFT,理由是它違反了該平臺的使用條款,不過Marlinspike並未找到任何有關於禁止變更NFT所見圖像的OpenSea條款;不僅如此,當OpenSea移除了該NFT之後,該NFT也從Marlinspike的加密貨幣錢包中消失。

圖片來源/Moxie Marlinspike

Marlinspike表示,該NFT應該還是存在於區塊鏈上的某處,只是因為加密貨幣錢包使用了OpenSea API來顯示NFT,因而當OpenSea移除了相關NFT之後,錢包內的NFT也跟著不見。一旦一個分散式系統為了方便而聚集在同一個平臺,那麼它便集結了中心化的控制以及分散式的困境等兩大缺點。

對於Web3,Marlinspike不認為它目前的方向能將人們自中心化平臺中解放,也不認為它會改變人們與科技的關係,且相信其隱私已經低於網路低標,但他非常能夠理解為何有許多像他這樣的怪咖會趨之若鶩,Web3所帶來的創意與探索的空間猶如網路時代的早期。

儘管Marlinspike探究了現有Web3的不足,還說倘若OpenSea移除了Web3的元素將會變得更快也更便宜,但這股基於加密貨幣的淘金熱可能已無法阻擋,市場的力道將會推動它繼續前進,假設是這樣,那麼最值得思考的事情之一,將是如何避免Web3發展成更不具備隱私能力的Web2。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