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ve決定在Android版與桌面版的Brave Nightly版本中移除Google發展的追蹤技術FLoC,也會在自家網站關閉FLoC,禁止Google蒐集Chrome用戶在Brave網站上的瀏覽行為。

電子前線基金會(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EFF)之後,採用Chromium專案的隱私瀏覽器Brave也在周一(4/12)出面批評Google提出的「群組聯合學習」(Federated Learning of Cohorts,FLoC)廣告追蹤機制,宣布將移除Brave瀏覽器中的FLoC,也呼籲各大網站關閉FLoC,抨擊FLoC是以保護隱私為幌子,卻從根本危害了用戶隱私。

Google是在今年1月發表FLoC,它具備數千種隊列(Cohort),每個隊列代表著最近擁有類似瀏覽歷史紀錄的數千個瀏覽器,使用者瀏覽器可根據FLoC模型來判斷自己屬於哪個隊列,而廣告主與出版商則可利用使用者所屬的隊列來投放關聯式廣告,Google認為將大批使用者分門別類的FLoC,並不會追蹤或揭露個別人使用者的資訊,得以用來取代Cookie及指紋追蹤,強化使用者的隱私。Google已於3月底針對Chrome 89及特定市場展開FLoC的廣告測試

不過,顯然有不少人不認同Google的說法。Brave認為,FLoC的設計直接侵犯了使用者隱私,它分享使用者的瀏覽行為予網站及廣告主,而這些資訊原本是無法被存取,也是現代瀏覽器無法提供的。

Brave還抨擊Google宣稱FLoC是個比Cookie還隱私的作法,但這是個誤導民眾的說法,一來許多瀏覽器根本不會傳送第三方的Cookie,二來任何使用者的資料都不應該在未經用戶同意下被歸類與分享,不管是服裝或宗教的喜好,或是使用者對疫苗的看法。Google認為沒有跨站追蹤的行為就叫隱私,這是完全錯誤的。

此外,FLoC將讓每個網站可以利用隊列來區隔使用者,其實是讓跨站追蹤變得更容易,而且每個網站都可看到一致的使用者瀏覽紀錄,還可能助長競爭對手。試想當Google根據人們的喜好建立了特定音樂的隊列,這個音樂形式可能很獨特,也很稀少,但市場已存在少數專門提供相關音樂的網站,假設當中有使用者也造訪了Amazon或其它網站,那麼Amazon就能得知這個特定族群的需求與行為模式而加入戰局。

Brave不僅不同意FLoC是個保護隱私的追蹤技術,還認為它根本是個披著羊皮的狼,因此決定Android版與桌面版的Brave Nightly版本中移除FLoC,也會在自家的網站上關閉FLoC,禁止Google蒐集Chrome用戶在Brave網站上的瀏覽行為,此外,Brave亦呼籲所有網站都應該阻擋FLoC,因為任何具隱私風險的功能都不應該成為預設,而因讓使用者或用戶主動選擇加入。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