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網路服務,簡稱AWS,目前的業務主要是出售電腦基礎設備,如儲存空間、資料庫和基本電腦運算能力等。

AWS開啟雲端服務的新時代

提供這種基礎設備服務的源頭,其實起於亞馬遜古魯帕系統和公司電腦系統在2003年的改良。雖然亞馬遜內部系統已拆解成若干可獨立運作的部分,系統因此變得比較穩定,技術團隊仍只有一個,設在西雅圖聯合車站(Union Station)附近的一棟樓房內。這個團隊嚴格控管亞馬遜的伺服器,公司其他部門如果要利用電腦跑新的專案或特色,就得求該團隊給予資源。當時軟體發展部的工程師布朗(Chris Brown)說道:「負責那些機器的人就像硬體祭司,而我們都不得其門而入。我們真的需要一個可以讓我們自由試驗的場地。」

連貝佐斯都火大了。公司已經改善了履行中心的燈光揀貨系統,電腦設備也從大而不當轉變為小而美的元件服務,但是公司電腦資源的供應已遇上瓶頸。例如各專案負責人寫了6頁的文件,向S團隊報告,後來在討論時不得不承認他們根本無法測試那些案子。達澤爾還記得,在一次特別重要的會議上,個人化部門的主管朗德(Matt Round)抱怨說,他沒有資源可以試驗。達澤爾說:「貝佐斯對我發火。碰到這種情況,我通常很能應付,但這次實在招架不住。說實在的,他的確應該生氣。我們阻礙了創新的動力。儘管我們或許比全世界99%的公司要來得快,還是太慢了。」

這時,貝佐斯迷上了一本叫做《創造》(Creation)的書,作者是葛蘭德(Steve Grand),90年代一款名為「生物」的電玩開發者。這種電玩讓玩家可以在電腦螢幕上培育一種似乎有智能的生物有機體。葛蘭德在書中寫道,他設計出可以運算的小模塊來創造有智能的生命。這種小模塊就叫「基本體」(primitive)。接著,就可看看自己創造出來的生物會出現哪些令人驚奇的行為。正如電子原件是由電阻和電容器組成,生物體也是由遺傳的模塊建立起來的。葛蘭德認為,模控的基本體可以生成複雜的人工智能,之後會如何變化,就看演化之輪了。

雖然《創造》一書知識的密度很高,而且艱深,亞馬遜主管還是在讀書會上深入討論此書,公司基本設備的問題最後也有了解答。如果亞馬遜想要刺激開發者的創意,就不該去猜他們可能想要什麼樣的服務——因為這種猜測只是根據過去的模式。反之,亞馬遜應該創造「基本體」,也就是運算的模塊,然後閃到一邊,讓開發者大顯身手。換言之,他們該把公司基礎設備變成最小、最簡單的單位,就像原子一樣,讓開發者自由、靈活地運用。正如貝佐斯當時說的:「開發者是煉金師,我們能做的就是提供他們需要的東西,讓他們點石成金。」

貝佐斯要公司的工程師團隊好好腦力激盪一下,看如何建構基本體,其他如儲存空間、頻寬、通訊、付款和處理方式也得好好想想。亞馬遜就這麼著手開發上述服務項目。那時,他們似乎還不知道這個基本體的概念有多麼偉大。

2004年底,公司IT基礎設備的主管平克翰(Chris Pinkham)向達澤爾請辭,說他打算帶著家人返回南非故鄉。達澤爾提出一個折衷辦法。他要平克翰別離開亞馬遜,他可以在南非開普敦設立辦事處。他們想了種種可能的方案,最後決定建立允許開發者在亞馬遜的伺服器上跑任何應用程式的服務。平克翰和幾個同事開始研究這個問題,想出一個計畫,也就是利用一種叫做Xen的開放性資源新工具(一種基於Linux的虛擬機器技術),使一個實體的數據中心得以跑多個應用程式。

於是,布朗跟著平克翰到南非,他們就在這裡開發出彈性計算雲(Elastic Compute Cloud,即虛擬運算資源服務),簡稱EC2——這項服務後來成為AWS的核心,也是Web 2.0的推進器。

同時,還有十來個工程師在西雅圖發展簡易儲存服務(Simple Storage Service),簡稱S3。他們的主管亞特拉斯(Alan Atlas)是前數位媒體新創公司真實網絡(Real Networks)的老將。由於這個團隊就在亞馬遜總部,實在無處可躲。

貝佐斯對網路服務的演化非常有興趣,常常針對S3的細節窮追猛打,並問這樣的服務要如何才能符合需求,不斷地把工程師叫回來,要他們簡化S3的結構。亞特拉斯說:「一開始總是很有趣,大夥兒都很開心,貝佐斯的笑聲在會議室裡迴蕩。但接下來就有什麼不對勁了,情況急轉直下,你不由得為自己的性命擔心。真的,每次開會我都以為要被炒魷魚了。」

有一次開會,亞特拉斯說錯了話,他提到S3的服務推出之後,他們應該知道如何面對無可預期的成長。貝佐斯因此大發雷霆。「他站起來,靠向我這邊,咬牙切齒地說:『你為什麼要浪費我的生命?』接著說我們就像滑稽默片裡面那些笨手笨腳的警探。他是真的生氣了,但我還是不知道他在想什麼。這種事還發生過好幾回。他遠遠跑在我們前面,讓我們追得好苦。」

傑西的影子任務

亞馬遜的網路服務在南非和西雅圖擴張之際,貝佐斯和達澤爾開始考慮誰來當領導人的問題。貝佐斯建議找技術長佛繆倫。佛繆倫每天都得從奧勒岡的科瓦利斯(Corvallis)搭飛機到西雅圖來上班,不想幹行政工作,只想做個工程師,和亞特拉斯一樣投入S3的開發。達澤爾於是推薦傑西來做——多年前,公司員工開始玩擊球遊戲,拿獨木舟的槳不慎擊中貝佐斯的頭就是他。

傑西同意在接下來的18個月間,盡可能像影子般跟著貝佐斯,和他一起出差、討論每日發生的事、觀察他的領導風格和思考過程。傑西認為這個職位就像幕僚長,今天的正式職稱則為技術顧問--在公司等於僅次於貝佐斯的高級主管,是所有員工尊崇的人物。對貝佐斯而言,有個得力的左右手可商討公司的大小事,幫忙追蹤任務進度,也就能延展自己的影響力。

傑西的影子任務結束,自然而然成為AWS新主管的人選。他掌管AWS的第一件事就是用不超過6頁的篇幅寫一篇願景陳述書。他在文中闡明AWS的任務:「使開發者和其他公司得以利用亞馬遜的網路服務,建立複雜且可升級的應用程式。」傑西並在文中列出亞馬遜可轉化為網路服務的「基本體」,包括儲存、運算、資料庫、付款、通訊等。傑西說:「有了AWS,就連住在宿舍裡的學生也能使用和全世界大公司同等級的電腦設備。我們認為AWS可使新創公司和小公司投身於廣大的競技場,使用電腦的成本結構也和大公司差不多。」

傑西、貝佐斯和達澤爾在亞馬遜董事會上提出新的AWS計畫,果然碰上了傳統的阻力。杜爾抱持所謂「健康的懷疑心態」問了一個問題:亞馬遜已很難招募到工程師,又必須加快國際擴張的腳步,為什麼要推動這樣的業務?

貝佐斯答道:「因為我們自己也需要。」他認為亞馬遜自身的需求反映出更大的市場需求。傑西還記得杜爾在會後告訴他說,能在一家大膽投資的公司工作,使他深感榮幸。(摘錄整理自第七章)


什麼都能賣!(The Everything Store)

布萊德.史東(Brad Stone)/著
廖月娟/譯
天下文化出版
售價:450元

布萊德.史東(Brad Stone)

現任《彭博商業週刊》資深撰述。長期追蹤亞馬遜和矽谷科技產業發展,文章常發表在《新聞週刊》、《紐約時報》等。
本書出版後,已獲頒《金融時報》與高盛集團年度最佳商業書、哈佛《尼曼報告》調查報導著作十大好書等獎項。《尼曼報告》盛讚,「史東開拓了財經書寫的新疆界,深入闡釋了亞馬遜對零售業與當代社會的巨大影響力」;《經濟學人》也稱「本書生動刻劃一位了不起的科技企業家,堪稱經典之作」。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