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出版

女性所獲得資金僅占創業投資的2.5%──其中大約有0.2%是給有色人種的女性,女性就是無法享有男性能取得的那些資本。來自線上門票交易平臺Stub Hub的芭里.威廉斯(Bari A. Williams)曾做出這樣的結論:「白人男性有點子就能得到資金,白人女性有成果就能得到資金。黑人女性得不到任何資金。」

最近我和一群女性投資人對著一屋子的男男女女談話,大家全都熱切地想討論如何在商業上實現性別平等。在談論我們所看到的市場趨勢時,我(娜塔莉,本書作者)提到有一點似乎跟我們講到的數據有些矛盾:黑人女性和拉丁裔在這個國家創立公司的速度比任何人都快。事實上,78%的女性新創公司都是由有色人種女性所創立的。到了問答階段,前排有位明智的女性向與談成員之一提問,這位與談人經營的資金專門投資開創初期、女性主導的企業,大部分是科技業。

「妳今天說妳投資了超過六十家的公司,」她說,「娜塔莉提到有色人種女性在這個國家創立的公司比誰都多,那麼妳的六十幾家公司裡,有多少是由有色人種女性領導的?」

大大的零鴨蛋是個大大的問題,女性──尤其是有色人種女性──發狂似地展開創業,但卻很少發展出替雇主工作以外的規模,因為她們渺小到無法吸引投資。至於和我一起參加與談、專門投資女性創業者的那一位,她的問題遠比拒絕有色人種女性來得更為複雜。她的問題在於管道,不只是種族。能夠挺進創業投資會議室裡的創業者,代表的是一群極少數的幸運女性。大部分是白人,家境富裕,履歷表上寫著哈佛商學院、高盛或谷歌等。

她們仍然是很了不起的創業者,和我一起出席的那位與談人,也算是把資金投注在重要的工作上。但是,如果妳跟大部分女性一樣,不知道該怎麼做才進得了任何一個投資者的辦公室,無法超越單打獨鬥或副業經營模式,大概是因為妳有下列某個或全部的問題:

.妳沒有個人資本──幾萬美元的應急資金──或是沒有空閒時間去找機會,制定策略,把眼光放遠。

.妳沒有親友能投資金錢或貢獻關鍵資源,像是有家族律師可供諮詢,或是不必付房租也有地方住。

.妳沒有念過名校,所以沒有現成的人脈和文化資本,無法創造客戶及行銷關係,幫助妳躍入下一個階段。

少了這些資產,許多聰明並且具備創業心的女性,就會陷入我稱之為死亡谷的處境中──從單人秀到成為家喻戶曉規模龐大的企業之間的漫長階段。而許多女性根本從來不曾轉變成為企業家,因為忙著付房租、把食物端上桌。

想成功?運用妙計來躍升,別難為情

事實上,成功人士總是抄捷徑。那些捷徑叫做信託基金,或叫裙帶關係,這類狀況在第四十五任美國總統的辦公室裡肆無忌憚地上演著。又可以稱作遺贈,看看那些憑著家族姓氏而非學術能力測驗(SAT)成績進入常春藤盟校的小孩就是了。

與其假裝那些捷徑不存在,也不認為許多成功人士每天都能從中受益,我寧願致力於確保有更多人知道並且了解這些捷徑的運作方式。躍升、捷徑、妙計──就讓我們稱這些是女性為了得到公平競爭機會而需要做的事情,而且我們現在就要去做。

該是改變想法的時候了,以下是我認為影響躍升者價值理念的觀念模式。

1.運用妙計,別難為情。妙計並非要妳插隊,而是要找出差距加以填補,去嘗試而不是等著機會送上門來。女性相信她們必須遵守規則,這是《姊就是大器》(Playing Big)一書的作者泰拉.摩爾(Tara Mohr)調查讓女性退縮的事情時發現的。循規蹈矩,等著得到獎賞,我們就是因為這樣才困在小格局裡──做著低薪的工作,腦中缺乏勇氣,不敢躍升發揮創業精神。

2.這個國家是女性和有色人種扛起來的。我們和每個人一樣值得在隊伍中擁有一席之地。被動等著人家把妳從後面往前移,妳會永遠等下去。

3.我們贊同成果勝過大眾的看法。就算再多幾個梅麗莎.梅爾(Marissa Mayers)掌管像是雅虎(Yahoo!)這樣的大公司,也不會神奇地解決性別薪資的差距;讓一個黑人男性入主美國總統辦公室,也不能解決美國的種族歧視問題,這些往往變成象徵罷了。讓更多女性成為高階主管很重要,但是認為這樣就能解決大部分女性面對的陳年問題卻並不公平。象徵不能用來付房租,做樣子也餵不飽孩子,現金才是王道,所以讓我們把對話從做樣子和象徵主義轉移到真正的成果,那才能夠存進銀行。

4.沒耐心是一種美德。我不想在十年後參與另一場座談,再讓聽眾提問「有多少個有色人種女性?」然後回答兩位而非零個。但是,如果我們繼續這樣下去,「進步」就會像數十年來這樣慢吞吞,顯示未來在美國,女性再過一百三十四年也無法得到跟男性一樣的平等薪資。下一代需要我們沒耐心,對依然存在的不公義沒耐心,對每一則仍然存在的狗屁倒灶說法沒耐心,別讓人告訴我們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下一代要靠我們,我可不打算讓任何人告訴我捷徑是件壞事。我們的時間早已延誤,如果有人不高興我們想找更快、更便宜、更好的方式達成目的,那他們大可以坐在旁邊看就好。如果這麼做會讓人說我們惡毒、難搞、不受控,那就讓我們看看這些究竟是什麼:有吸引力的成功特質,這些特質把眾多男性推向巔峰。因為我們等不了人家給我們平等,我們必須拿回屬於我們的。我們絕對有權利沒耐心。

99%的商業建議都有問題

很多典型的建議和成功故事,那些出現在亮光紙印刷雜誌和商業教戰手冊上的說法,未必適合每一個人。當然,這些建議的定位並非只針對少數特權分子,但是在許多情況下,你想嘗試應用這些經驗,卻不是白人、富人或男人,那麼只能祝妳好運了。這裡舉五個例子:

1.「別去念大學。」有錢、受過昂貴教育的白人男性像是彼得.泰爾(Peter Thiel)和詹姆斯.阿圖徹(James Altucher)建議年輕創業家不必念大學或是乾脆輟學(這兩人分別念過史丹佛大學和康乃爾大學),如果妳的社經背景能提供充裕的影響力和資本,這大概算是還可以的建議。如果妳是個局外人,無法享有真正的特權,這就比較沒有說服力了。傳統的四年大學也許不適合每一個人,但是(各種形式的)教育在歷史上一直是最普遍的成功躍升途徑。我雖然二十一歲就輟學沒念完大學,但是我之前念的是洛杉磯菁英私立中學──我的家人犧牲很大──後來又念了久負盛名的常春藤盟校,這些都帶給我文化資本,至今仍然受用。

2.「用社會創業家精神改變世界。」我愛做生意賺錢,同時又能解決某項社會問題──但是,別讓尋找這類協同效益搞得妳分心,無法把好點子付諸實行。妳的主要焦點必須是找到某個商業點子,能夠解決某項嚴重的客戶問題,符合明確的需求。再說一句,每一家企業都具有社會創業家精神,如果妳能替某個原本沒什麼人有工作的社群帶來收入的話。

3.「把妳的熱情轉為生意。」就像我朋友妮莉.加蘭(Nely Galan)在她的《最好的投資是投資自己》(Self Made)一書中所寫的,「依隨妳心全是胡扯!」做出大家想要的東西,然後再利用滿滿的銀行戶頭來沉溺在自己的熱情裡。

4.「身為執行長要最後一個領薪水。」說什麼鬼話啊?!既沒收入,也沒有信託基金或是任何一種安全網的情況下,我要怎麼在經營企業的同時又能餵飽自己?

5.「創業初期要打工養活自己。」好建議──但妳每週可能得工作六十個小時以上,還只能勉勉強強維持生計。

我還可以繼續列下去,沒資本而想創立公司的挑戰是真實的,我要老實告訴妳:沒有一本書能完全解決這個問題。不過,在此我邀請了我認識的每一個人分享自己的最佳祕訣,這些人從零開始,發展出可擴展的生意。妳可以學到他們個人的經驗,有可行的漏洞和捷徑,即使妳開始創業的時候沒有資金、文化資本或關係也可以。妳會看到的不只是女性,也並非全都是躍升者,人生和商場一樣,我們可以走得更遠、更快,只要不把自己侷限在一小部分的人才庫中。(摘錄整理自《女性創業養成記》)

 書名  女性創業養成記:跨越資金與人脈的門檻,讓妳發揮自身優勢的50個妙計

娜塔莉.茉琳納.尼諾(Nathalie Molina Niño)、莎拉.葛雷思(Sara Grace)/著;趙睿音/譯

時報出版

售價:450元

 作者簡介  娜塔莉.茉琳納.尼諾(Nathalie Molina Niño)

茉琳納.尼諾是一位技術專家和程式碼工程師,二十歲時創辦了她的第一家科技新創公司。現為BRAVA投資公司的執行長暨創辦人,該公司投資高度成長並為女性帶來顯著的經濟利益的創新事業。她也是哥倫比亞大學巴納德學院雅典娜領導力研究中心「創業家在雅典娜」(Entrepreneurs@Athena)的共同創辦人。


熱門新聞

Advertisement